苏璟

圈名苏璟,称呼随意。

执着于练字,三流写手。

APH/王耀/彩墨/ priest//如椿/六爻/天涯客

对,我就是师祖附身的那枚铜钱。

摸的一些给朋友的字。最近补完残次品发现陆林真的好嗑5555555

百日priest生贺开始招募!!!

百日priest生贺:


转眼9102年悄然而至,距离甜甜的生日也只剩(?)半年。我们本着丰富tag、关怀冷圈、为各位带来更加高质量的粮食的宗旨,在这样一个冬日,百日priest生贺踏雪而来。


范围限于p家作品之内,脆皮鸭/言情不限,cp向仅限甜甜在文中点明的cp。


招募群号:926990350


审核组将会在1月20号以后开启,欢迎各位(包括但不限于)文/画/字手踊跃参加!!!


细则如下:


·关于审核:


 ·请文/画/字手提交自己的往期p家相关作品或主页截图
 ·文手:请提交一篇字数2000+的作品,论坛体/知乎体除外,请勿抄袭/化用其他同人作品
 ·画手:请提交一幅完成度在线稿及以上的作品,请勿描图/临摹 
 ·字手:请提交作品无p原图,板写无硬性要求
 ·热度仅作为参考标准,没有任何要求。


·关于活动主体:


 ·时间:2019.3.4——2019.6.12,于6.13priest生日当天进行总结
 ·现招募5人救火队,以便在异常情况随时顶替,请意向加入救火队的太太私敲群管理!
 ·一切作品严禁描图/抄袭/盗梗/化用他人同人作品!!!
 ·所有作品请在原有tag前打上【百日priest生贺】专用tag


·其他的杂七杂八:


 ·参与活动的作品请尽量不要提前放出试阅或脑洞,请各位太太冷茎!!!
 ·我们不只接受以文/画/字形式呈现的作品,请拥有其他形式作品(如剪辑/同人歌等)的太太也踊跃参加!!




感谢各位的支持!!也请看到这里的你在戳下红心和蓝手之余积极转载鸭!!

一个接龙游戏的产物

打卡

骑着奶茶喝单车:

A:扶摇街的街头有一家花店。普通的店面,连着后头的玻璃花房。不是什么热闹繁华之所,只是店面里一年四季摆放着应季的鲜花,姹紫嫣红,平添一点生机和亮色。




这天早晨,店主韩木椿把刚从花房里采来的剑兰百合和康乃馨搬到门口,顺手送了路过的女郎一朵半开的娇红月季,就转身缩进了不大的铺面里。




他刚洗净了手,玻璃门便被推开,挂在门口的风铃叮铃作响。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踩在木制的地板上,映出一点不近人情的冷光:“没想到,青帝陛下居然龟缩在此处,做了个花匠?”




B:韩木椿惊讶地抬眼看去,只见来人站在门口漠然地望着他。




“兴趣所在,聊做消遣耳。”韩木椿笑了笑,并未把对方的冷淡放在心上,“倒是玄帝你,怎么突然来我这儿了?事先说好,我好几年没酿酒了,蹭酒可没门。”




被他这么一调侃,男子忍不住眉头跳了跳,紧绷的气势松了些许,顺手抽出一支康乃馨把玩着,平静道:“来收学费。”




C:“是西历的新年,又不是除夕,不兴年关讨债那一套吧?”韩木椿笑道,却还是转身抱了一捧花来:“新到的六出花,唔,能抵点学费,剩下不够的先欠着——”




他顿了顿,故意拖长了声音:“童老师。”




童如没绷住,收了他装出来的冷嘲热讽,无奈道:“你混来我课上旁听,招呼都不打一声,下课了就溜走,真当我不知道?”




“知道呀!”韩木椿笑嘻嘻地,“学院男神童老师,开的课次次秒没,一课难求,我又不是文曲星,没有黑进系统改名单的能耐,只好来蹭课。”




童如看起来想说什么,但最终还是一言不发,接过了花,默默看了一会,突然头也不抬地出声:“我办公桌上那朵玫瑰花,是你放的?”




D:“玫瑰花?”韩木椿不自觉地歪了歪头,却并不急着回答,而是有意无意地拉近了他与童如之间的距离。




他的瞳孔里倒映着光与童如清凛的眉眼。




童如一时竟是无言以对,只是长长地吁了一口气,淡淡地“嗯”了一声,灯光将他侧脸的剪影投在墙上,硬朗,轮廓分明。




韩木椿依旧笑嘻嘻的样子,没个正形:“童老师,你猜猜看嘛!”




玩幼稚的正确率为50%的猜谜游戏?




E:童如皱起了眉,他生性冷淡且直率,最不耐这种幼稚又无聊的猜谜游戏。但面前的人笑的眉眼弯弯,脸上的笑容里透着能消融初雪般的暖意,让人狠不下心拒绝。




眼看着韩木椿越凑越近,童如稍微往后退了一步,沉思了一会之后转头避开韩木椿的目光,迟疑着开口。“是...你最喜欢的那种玫瑰吗?”




F:韩木椿眨了眨眼,半天没应声儿。




童如得不到回应,不得不抬头去看韩木椿,这一看却是正好撞进对方眼里,韩木椿的眸色好看得让人一时移不开眼。“……”童如开口道:“怎么不说话?”韩木椿笑意又深了几分,话语间带了一丝孩子气的狡黠:“我是在想……我到底是该照实说你说对了呢,还是说你没说对。”




童如愣了,下意识追问:“有区别吗?”




“有啊。”韩木椿很认真,“要是我说你没说对,我能不能借此跟你讨个你猜错了的补偿呢?”




G:“不能,”童如撇开眼,摸了摸旁边枝叶。




童如没由来的一阵心慌。“你要的我不一定给的了。”韩木椿倒被逗乐了。




何德何能啊,能让玄帝连承诺都不敢说的这天下地下几万年怕也没人能做到。韩木椿看着童如侧身去探花草,乐完却失了继续打趣人的心思了。




童如是冷的太久了,明明是因为贵人梦吞日而生,却在朔北守了数不尽的悠悠岁月,哪怕是羲和,待在日复一日冰天雪地北方的滋味,可能比被后羿一箭射下还痛苦几分。




童如是在害怕,比起朔风这百花实在是太过娇弱了。他怕他隔着冰雪看见的枝头春意被风摧,被雪压,怕那花化为脚下土,化为路边泥。他怕他压抑数百年的心思爆发出来,不仅作茧自缚还会缠到对方窒息。




南北一线隔,他靠着这一座座山川,一条条江水与对方相依为命。这条线在广阔土地上显得如此脆弱。




童如只得一遍遍固步自封,浮生偷得一点点甜滋味。韩木椿明白这些,但他确确实实不想如对方愿。他是青帝呀,哪怕是隐逸俊秀的菊花,凌霜傲雪的梅花哪怕是雪花,他都敢去试试让他们与桃花一处开。




他扯住童如摩搓花瓣掩饰不安的手,拉到面前,把脸深深埋了进去。童如指尖还有着花香,硬是把线条凌厉的手填上了柔和。




他把嘴唇放在童如手掌中磨蹭。




没由来用唇语说道:“思君令人老”。




童如却听懂了。




童如张了张嘴,他听到自己声音哽咽又沙哑,他听到自己说“你不要后悔。”




韩木椿抬头,眼睛直直望着他,笑着摇了摇头。童如反手拉住韩木椿的手往自己怀里带,颤巍巍地抱住韩木椿,似喜似泣。他听到了,也明白韩木椿说的话。




他们浪费了太多的时间,互相揣摩对方,互相质疑,又因为对方欣喜,在互相走进一步时,忽然一悟岁月已晚。仙人化为高山低谷,细水汪洋,大能们一个个陨落,他们时间早就不多了。




“那又能如何呢?万千岁月不及这短短几个吐息。”




“九死不悔。”




思君令人老,岁月忽已晚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这篇是我们如椿群里昨天玩接龙游戏的产物啦!因为是盲接而且主要目的是娱乐,可能有的地方逻辑并没有那么严密,还望广大看官见谅www




参与的姑娘们我会在评论区圈粗来,大家来猜猜谁是谁啊!(谁猜的到啊喂



世间还有什么我!我爱初城呜呜呜呜呜呜!!!!!!今天我就要吹爆这个神仙!!!!!!!

爱他,就要多写写他的名字。

他超好!!!!

晨露是晶莹的泪水:

大概是看完星游记大电影的产物,看我真的是感动哭了T﹏T!!!
我!超~喜欢麦当!!!
大概忘配词了(可以自己想象)

麦当的笑容,由我承包(然后被打xx)

我想在你眼里撒野奔跑,我想一个眼神就到老。